08引言

发生在1057年的地震由于其发生时间和地点的特殊性,其参数虽然几经修改,至今还多有争议,它成为北京周围地区参数不确定性较大的一次地震,尽管不少地震学家和文史专家都对此进行过不懈的探索,但都未能获取更多的文字资料。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的杨玉林等1994年曾实地考察了北京法源寺(原悯忠寺)、白云观辽城墙、雄县、白沟、霸县、蓟县独乐寺等地,查阅了120余种文献和130余种地方志,但都未发现新的史料。北京市文物工作队地震考古组1984年更是将可能涉及地区的54个县,共163种地方志罗列出来,其中20种记载了此次地震,但这些地方志成书较晚,其最早年代也只是明代嘉靖年间,而且其内容也大多与典籍记载相同,仅在“覆压死者数万人”或“百人”有不同,更缺乏具体震害描述,明显系转抄或附会,因此仅可作参照。

据此,本文在参考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依据对历史地震文献新的研究成果,对本次地震提出了新的看法。

1 不同地震目录给出的参数

表1给出了1949年以来不同地震目录给出的有关此次地震的参数。

2 有关的历史文献记载

表2给出了有关此次地震的历史文献记载。

表1 1949年以来不同地震目录记载的此次地震的参数 Table 1 Parameters of the studied earthquake in different catalogues since 1949
表2 有关1057年地震的历史文献记载 Table 2 Records from historical documents on earthquake in 1057
3 几点看法
3.1 是一次地震还是二次地震?

根据历史记载,谈到地震发生的时间有二处:

一是据“宋会要辑稿”记载,宋仁宗嘉佑二年二月二十七日(公元1057年3月24日),雄、霸等州并言二月二十七日夜地震;而“宋史•仁宗纪”也记载嘉佑二年二月“是月,雄、霸州地震”;另外,(康熙)保定府志也说“嘉佑二年春二月乙酉雄州地震”。

二是据李焘“续资治通鉴长编“记载,宋仁宗嘉佑二年四月丙寅(二十日)(公元1057年5月26日),雄州言“北界幽州地大震”;而“宋会要辑稿”、“宋史•五行志”、“宋史•仁宗纪”也记载“四月二十一日,雄州又言幽州地大震”;(康熙)保定府志也说“嘉佑二年春二月乙酉雄州地震,复四月丁未雄州地大震”;清乾隆任丘县志也记载了“宋嘉佑二年四月地震”。而“宋史•仁宗纪”也提到“是月,雄、霸州地震。三月戎寅(初二),赈河北灾民。…夏四月丁未,以河北数震,谴使安怃”。也就是说,3月地震后,朝廷已经赈灾,但5月又发生了地震,朝廷又派出官员安怃灾民。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有二次地震。

据此,我们认为发生在1057年的河北、北京地震是二次,一次发生在1057年3月24日(宋仁宗嘉佑二年二月二十七日);另一次发生在1057年5月26日(宋仁宗嘉佑二年四月丙寅),这从“宋会要辑稿”、“宋史•五行志”、“宋史•仁宗纪”的记载和保定府志的记载中可看到清楚的表述。

王健(2011)在专著“京津唐地区地震密集与历史强震”中,也支持二次地震的观点。他认为这段史料中,有一点是十分明确的,那就是上奏了两次、或者是朝廷接到了两次奏报。对比这两次奏报的内容:第一次上报有明确的上报时间、精确地震时间(精确描述为“二月十七日夜”),但没有地震地点,没有破坏描述;第二次上报有明确的上报时间,但没有地震时间,有地震的大致范围和较为含混破坏的描述。

第一次奏报既然有精确的地震时间,为何没有言明地震的地点?显然不是疏忽或者不知道,只是不可能给出精确的地震时间。结合上下文关系从文字上理解,没有指出地点,就是当地的地震!地震就发生在雄、霸州附近!!因为按当时的行文习惯,不可能说“雄、霸等州并言,二月十七日夜雄、霸等州地震”,那样就太锣嗦了;再者,如果不是当地的地震,会像第二次上报一样,言明“幽州地大震”或者“某处地震”。没有破坏记载,则表明破坏并不严重,至少没有 “大坏城郭,覆死者数万人”。第二次上报虽然没有明确的地震时间,但却十分明确地点明了地震的地点,尽管它只是一个区域性的描述——“幽州”,但同时给出了地震破坏的描述——“大坏城郭,覆死者数万人”。按此逻辑,答案则是:这是两次地震,一次在雄、霸州附近,另一次在“幽州”。

总之,从这段史料中,可以解读出两次地震事件,第一次是“二月十七日夜地震”,地点应当就是雄、霸州附近。第二次地震时间不详,地震的地点在“幽州”,震害强烈——“大坏城郭,覆死者数万人”。

3.2 破坏情况

文献中提到的破坏情况有如下描述:

①李焘“续资治通鉴长编”:北界幽州地大震,大坏城廓,覆压死者数万人。

②徐松“宋会要辑稿”三册、“宋史.五行志”和“宋史.仁宗纪”:雄州又言幽州地大震,大坏城廓,覆压死者数万人。

③永乐大典卷四六五引“元一统志”:大憫忠寺(今法源寺),在旧城,有杰阁,奉白衣观音大像。…道宗清宁三年,摧于地震。诏趣完之。

④保定府志:嘉佑二年春二月乙酉雄州地震,复四月丁未雄州地大震坏城廓,压死数万人。

⑤清乾隆任丘县志:宋嘉佑二年四月地震,坏城廓,压死数百人。

⑥清乾隆东安县志:宋嘉佑二年四月地大震,坏城廓,压死数百人。

⑦民国雄县新志:宋嘉佑二年四月地大震,坏城廓,压死数百人。

我们先不讨论二次地震各受到的破坏情况,就二次地震的总体破坏情况进行讨论。其中首要的问题是:

幽州(今北京)死亡人数是数万人?

任丘、东安、雄县各死亡数百人还是这次地震(或这二次地震)死亡人数达数百人?

根据历史人口资料,宋仁宗年代的宋朝全国总人口约为2790万,契丹会同元年(公元938年),辽得幽、蓟十六州后,即升幽州为幽都府,建号南京,治蓟北、幽都(今北京市西南)。开泰元年(1012年),辽又改幽州府为析津府。而据北京历史人口资料,地震当时北京已经成为辽代的首都,总人口大约为30万(路通,2006),如果因地震死亡数万人,那么以地震死亡与伤者比例的最低值为1:4(傅征祥等,1993)来计算,因地震伤亡的人数可能达15万人左右,也就是说,当时幽州城中将近有一半的人会因地震受伤或死亡,幽州城中至少有一半的房屋和构筑物要倒塌或严重破坏,对这样的破坏,辽史中则应该有详细的记载,但是除了“大憫忠寺(今法源寺),在旧城,有杰阁,…道宗清宁三年,摧于地震。”的记载外,没有更严重破坏的描述。那么是不是因为辽避帏地震灾异而刻意不予记载呢?事实也不如此。就在这次地震后的三个多月,今北京城内发生过一次破坏性地震,即辽史•道宗本纪“记载了请宁三年(1057年)”七月甲申(8月21日),南京地震,赦其境内。“嘉靖顺天府志”亦有同样的记载,此后,辽史•道宗本纪还记载了“太康二年十一月(1076年12月),南京地震,民舍多坏”。可见,辽并不避帏地震这一自然灾害。所以,这只能说明当时的辽代的都城破坏并不严重,也就是说,“幽州地大震,大坏城廓,覆压死者数万人”的记载有误!

再从另一角度来讨论这次地震的死亡人数。如果“幽州地大震,大坏城廓,覆压死者数万人”的记载正确,那么震中烈度将达Ⅹ度或以上,对这样高烈度的地震,有感面积将会很大。起码要比11年以后的河间-沧州地震要大,因为1068年的河间-沧州地震最严重破坏的记载也只是“压死官民甚众”,但是这次地震的有感距离最远达430km(顾功叙等,1983)。而1057年的地震最远的记载是保定,距北京也只有150多km,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这次地震的死亡人数没有那么多。

根据以上的分析,任丘、东安、雄县的县志记载的因地震死亡人数达数百人相对来说是比较正确的。而这些县记载的死亡人数是这次地震总死亡人数,而不是各县的死亡人数,因为如果记载的是各县的死亡人数,那么各县的烈度起码要达Ⅷ度,这样Ⅷ度区的范围将很大,其长短轴的平均长度约为70km左右,而根据1981年国家地震局完成的“华北、华南地震区地震烈度统计表”,震中烈度为Ⅸ度的地震,Ⅷ度区的长短轴的平均长度为21km,大大小于70km,那么对应长短轴的平均长度为70km的震中烈度起码为Ⅹ度,而文献记载没有对于这Ⅹ度破坏的记载。

下面讨论这二次地震那一次破坏较重的问题。在上述的文献中,涉及到比较二次地震的破坏记载有:

保定府志:嘉佑二年春二月乙酉雄州地震,复四月丁未雄州地大震坏城廓,压死数万人。

“宋史•仁宗纪”:嘉佑二年二月,雄、霸州地震,三月戎寅(初二),赈河北灾民。…夏四月丁未,以河北数震,谴使安怃。

其余的记载基本上都只涉及到四月丁未(1057年5月26日)地震,即后一次地震的破坏,而“宋会要辑稿”、“宋史.五行志”、“宋史•仁宗纪”记载了朝廷的救灾和对灾民的安怃:四月二十一日,雄州又言幽州地大震,大坏城廓,覆压死者数万人,诏河北备御之,是岁,河北数地震,朝廷遣使安怃。

从前面列出的历史记载来看,对于发生在3月24日的第一次地震,没有直接的破坏描述,只有间接的破坏记载,一是地震发生后,朝廷于3月初二,即地震发生5天后去灾区赈灾,这间接说明了这次地震造成的破坏是严重的以至朝廷要去赈灾;二是“宋会要辑稿”等记载“又言幽州地大震”,说明上一次发生的也是大震。但是造成破坏的没有第二次那么大。

据此,我们认为,后一次地震的破坏要比前一次地震严重,以至朝廷要遣使安怃。

3.3 震级有多大?

根据历史记载的后一次地震的破坏情况“地大震坏城廓,压死数百人”,其烈度可定为Ⅷ—Ⅸ度。根据李善邦(1981)的震中烈度和震级的关系:

震级为6.14(Ⅷ度)和6.74(Ⅸ度)级,取6为6.44级,故可把这次地震的震级定为6 级。

至于前一次地震的震级,由于没有破坏的记载,但是当时的朝廷在地震发生后去赈灾了,说明这次地震还是比较大的,造成了房屋倒塌、破坏和人员伤亡,震中烈度在Ⅶ—Ⅷ度左右,所以前一次地震的震级可定为5 级。

3.4 震中在那里?

在历史文献中,说到这二次地震的震中的记载有:

“续资治通鉴长编”:北界幽州地大震。

“宋会要辑稿”三册、“宋史•五行志”和“宋史•仁宗纪”:雄州又言幽州地大震。

保定府志:嘉佑二年春二月乙酉雄州地震,复四月丁未雄州地大震。

“宋史•仁宗纪”也提到:是月,雄、霸州地震。夏四月丁未,以河北数震。

清乾隆任丘县志:宋嘉佑二年四月地震,坏城廓,压死数百人。

清乾隆东安县志:宋嘉佑二年四月地震,坏城廓,压死数百人。

由此,可认为地震的极震区包括了幽州、雄州、霸州、任丘和东安(今廊坊安次区)(图1),震中应该就在其中间,我们取其几何中心为这二次地震的震中,即永清—霸县间,地理坐标为北纬39.18,东经116.38。

王健(2011)经过对天津独乐寺白塔的调查,认为第一次地震的震中在天津蓟县,当然,要确定这样的说法,还需进行详细的工作。

图 1 记载有破坏的点的位置 Fig. 1Locations of the sites with damage record from studied earthquake
参考文献
[1]傅征祥,李革平,1993.地震生命损失研究. 北京:地震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
[2]国家地震局震害防御司,1995.中国历史强震目录(公元前23世纪—公元1911年). 北京:地震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
[3]顾功叙,林庭煌,时振梁等,1983.中国地震目录(公元前1831年—公元1969年). 北京:科学技术出版社[本文引用:2次]
[4]李善邦,武宦英,郭增建等,1960.中国地震目录. 北京:科学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
[5]李善邦,1981.中国地震. 北京:科学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
[6]路通,2006.中国历史人口考. 山东:山东人民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
[7]谢毓寿,蔡美彪,1985.中国地震历史资料汇编(第一卷). 北京:科学出版社[本文引用:4次]
[8]王健,2011.京津唐地区地震密集与历史强震. 北京:地震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
[9]中国地震简目汇编组,1988.中国地震简目(B.C.780—A.D.1986 M≥4.7). 北京:地震出版社[本文引用:1次]